公告版位
希望你們遵守一下=口=
不准耍ㄆㄏ
禁止使用注音文(例如:我ㄉ,好ㄇ),不過像是一些廣用的或是髒話就行(例如我剛剛第一項的「ㄆㄏ」,「ㄎㄅ」,「ㄍㄋㄋ」)
希望你們別在這裡吵架

然後歡迎到我和小璃共同寫作的部落格來看看:
http://kuronekotamasii.pixnet.net/blog

※不喜勿看

※此和遊戲內容不相符合,如有冒犯請見諒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後來解決了許多的任務,就在決定要離開時,突然聽到礦坑裡出現了好幾隻菁英怪和兩隻小王,真是令人感到困擾,不過還有一個高興的是,嘎咑終於乖一點,或許是因為當神官或是每次都被G唸的關係,至少現在不會看到怪就衝上去。

  決定要去解決礦坑中令人厭煩的東西後,兩人前往礦坑,往裡頭一踏,明明才只是一步的距離,就有一股冷冽的氣氛迎上來,往遠方一瞧,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幾隻毒蟲站在遠方,防守著新奪來的巢穴。

  「我上去打,你別衝上來。」

  G邊拿出武器,邊叮嚀著嘎咑,深怕嘎咑衝上去後就再也無法挽回了。

  「為什麼妳明明是武鬥家,卻要用刀攻擊?」

  嘎咑看向拿出武器的G,她的手上拿著的是一把鐮刀,刀身散發著比礦坑還要更冷冽的紫光,令人看了都膽顫心驚。

  本來就要衝出去的G被嘎咑的疑問給叫住了,他朝嘎咑笑了一下。

  「我喜歡呀。」

  她一隻頭轉回正面,一隻腳往前踏,卻又突然像一陣風般的前進到了毒蟲身旁,令毒蟲群慌亂了起來,而她使月的絕招是武鬥家的技能──衝鋒。

  就在那一瞬間因為G毒蟲到處亂跑至於地上的沙塵飄起,煙霧瀰漫,待煙霧消去後,卻看到毒蟲的屍體而沒看到G本人。

  嘎咑十分的傻眼,哪來那麼強的人?他順著道路往前跑,道路上都是毒蟲的屍體,整個道路完全被清空,而就在地圖上畫上酷洛努的地方附近才看到悠閒地坐在地上的G,他氣喘吁吁的站到G旁邊。

  「都給妳打就飽了,我都不用打了。」

  嘎咑不滿的抗議,小唇微微翹起。

  「你是神官不用打呀,難道你想死嗎?」

  G的話使嘎咑呆了一下,用「對喔」帶過,坐到G旁邊發呆,才剛發呆沒多久就聽到G的聲音而回過神。

  「我打過去了唷。」

  她邊說邊站起來,輕輕的拍掉屁股上的塵土,看像庫洛努後就衝了過去。

  嘎咑在G離開後,偷偷的跟上去,躲在岩石後方安靜的看著他們倆的對戰,G雖然用的是刀,但卻能使出武鬥家技能。

  G會用刀刃在酷洛努的身上劃出刀痕,但因為酷洛努的身體是石頭,所以刀痕並不是很明顯;她也會用踹的把酷洛努踢到後面,究竟是多大的腳力才能把酷洛努踹的那麼後面?酷洛努向G發動攻擊的次數不多,感覺這只是單方面攻擊或欺負的感覺。

  酷洛努因為只被G打,所以憤怒的往她那揮一個拳頭過去,但卻被巧妙地閃過,下一個動作就是她跳起來,打掉了酷洛努的石手臂,不過真的是用打的,用刀柄打的。

  牠痛的大吼,想要逃跑時突然看到躲在岩石後方,卻沒躲好的綠色小身影,帶著眼前的打不過,就乾脆殺了他好了的想法往嘎咑那衝過去。

 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嘎待還呆在原地,直到G對他大喊,他才回過神開始逃跑,他那小小的身影繞過笨重的酷洛努,躲到G身後。

  「嚇死我了。」

  「啊啦,別怕。」

  G轉過頭,對嘎咑一笑,對準了酷洛努的頭,一支箭飛快的穿過了酷洛努的頭,而酷洛努也在頭被刺穿沒多久後倒下,塵土飛起。

  在G收起弓的時候,嘎咑帶著疑問的看向她,不解的歪著頭。

  「不是武鬥家嗎?」

  「沒人說武鬥家不能學其他職業的技能吧?」

  雖然是這麼說沒錯,但也很少人會去練其他職業的技能吧?

  「我也可以學嗎?」

  「你覺得呢?」

  雖然嘎咑很想知道,但也就閉上嘴巴了,或許是G要自己去想吧,事實上是G懶得說。

  剩下的怪也輕鬆解決了,當然摩里摩里也被三兩下的解決,不過看著G揮舞著鐮刀時殘留的紫光,加上她的身姿,讓人感覺她就如同在跳舞。

  回去回報任務後,G說要帶著嘎咑離開去冒險,雖然村長表面要他們快走,但卻是全村裡面最不捨他們離開的人。

  來到寧靜之丘後,嘎咑首先被大寄居蟹嚇到,一不小心對寄居蟹亂放招,以至於引來一堆寄居蟹的圍毆,不過G還是像一開始帶嘎咑去打黃斑菇時趕跑了牠們,順便唸了嘎咑一下。

  之後他們又接了一堆任務,同樣也解決了,準備要去聖徽城,站在傳送陣前時,卻看到G一直盯著一名鼠人,不過正確來說有兩名。

  一名是已成年的鼠人,對方有著淺棕色的軟毛,矮小的身軀,圓盤般的大耳朵,身旁的小鼠人也是長的差不多,只是感覺是縮小版。

  對方感覺到G的視線,轉過身來,看到她時瞪大眼睛。

  「G!」

  「琉璃!」

  兩人同時喊到,向對方揮了揮手,順便互相走進。

  「哎呀,好久不見了呢。」

  兩人喜呵呵的抱住了對放,拍了拍背後分開。

  「時間過得真快,已經四十多年了呀。」

  原來你們那麼老了?

  嘎咑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向G和那不認識的母鼠人。

  「嘎咑,她是我以前的隊友,琉璃。」

  G像是突然想到嘎咑一樣的介紹著。原來這就是所謂的見友忘徒?

  「啊,絳月,這是我以前的隊友,G。」

  身旁的小鼠人眨著紫眸,望向G,深深的鞠躬道好。

  真有禮貌啊。G看像嘎咑。

 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!嘎咑哼了一聲,撇開了頭。

  「你們現在要去聖徽城嗎?方不方便帶上我們?」

  琉璃視線從在眼神對話中的兩師徒身上移到後放的傳送陣,又將視線移回來。

  「嗯,不錯,走吧。」

  於是隊友新增了兩名鼠人。

*          *          *          *

  聖徽城是一座湖中島,有很多人在這裡比武、聊天、向拍賣行購買玩家販賣的物品,還有人以聖騎士為目標在這裡向主教學習聖經,總之這裡是大家的城市中心。

  聖徽城也抓那些作怪的人回來判決,以神的名義治罰罪人,還有些小公會會在這集合,應該是要打偷偷溜進聖徽城的魔怪。

  嘎咑和絳月離開G和琉璃後,就跑去找阿莫斯了,而琉璃和G兩人老故人像兩個老人般的坐在椅子上談天,直到有一對比武的人沒注意旁邊的人,丟個火球也會丟偏,差點丟到兩人,兩人邊咒罵邊閃開,不過她們剛好瞄到有個人就要被火球砸中,卻忘了閃開。

  就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,一群人看到一個寒冰護盾擋住了那個人,嚇到腿軟而坐在地上的少年,呆呆地望著前面的冰涼的寒冰。

  但在那邊比武的兩人卻打到不知忘我的境界,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也不想停下,一直在對打,看到的人肯定會覺得是神經病吧?他們兩個使得其他人繞道而行,就連看戲的人也紛紛退讓。

  G在那兩人有短暫的小空隙的時候往前一衝,一個瞬間就出現在兩人之間,分別擋下兩人的攻擊。

  「幹嘛?」

  其中一人滿的挑眉,另一人則疑惑著為什麼她可以接下攻擊。

  「你們已經波及到其他人了,要打也請顧好其他人的性命好嗎?你們是死是活我們不管,但我們可不想死!」

  G指著對自己問話的人,對他吼了一句。

  在G和那個人爭吵的時候,地上的少年看向G的背影,回想起了什麼。

*          *          *          *

  躺在床鋪上的少年十分的安靜,如果不是看見他的胸膛有微微的起伏,反而會讓人以為他已經死了。

  他輕輕張開雙眸,碧綠色的眼眸盯著自己感到十分陌生的天花板看。

  這是哪?

  他坐了起來,看向站在窗戶旁的一名捲髮少年。

  金色的頭髮十分刺眼,少年轉過身,碧綠色的眼睛微微的瞇了起來,他如女孩般的臉上浮現著如貓一般俏皮的笑容。

  「哥哥。」

  對方欣喜的輕喚,不像男生也不像女生的聲音從他的嘴裡傳出。

  「卡維,這是哪?」

  少年稍微摸了摸疼痛的頭,對於自己怎麼會在這裡感到疑惑,因為他記得他自己明明和一群魔怪……

  「不知道,但有個人說,你醒來後要我去找他,你稍微等等。」

  名為卡維的男孩說完,就往們那跑去,離開了房間,留下自己的哥哥待在房裡,而他的哥哥躺下去,開始回想發生了什麼事,卻只有一小片段。

 

  回憶中,魔怪突然大暴動,朝自己的整個隊伍攻擊過來,而所有隊員被魔怪所殺,自己卻還沒有死亡,仍然撐著已經受傷慘重的身體,保護著自己的弟弟,而身後的弟弟已經因為腹部被魔怪砍傷,因為痛覺和血量大減以至於暈眩過去。

 

  「痛!」

  他的頭突然一陣刺痛,但他仍然繼續回想,不想停止。

 

  回到回憶的畫面中,一隻魔怪衝向自己,雖然不知道那隻是什麼樣的魔怪,但看牠身形巨大,手裡拿著大斧頭,想必那斧頭一砸下來,自己就撐不住了。

  『卡維,對不起。』

  回憶中的他喃喃的低語,對自己的無能感到自責,對自己無法保護弟弟而感到自責,對無法保護隊友而感到自責,對自己現在接受著死而感到自責。

  在那魔怪高舉牠那看起來十分有重量的斧頭時,少年早已經做好死亡的心理準備了,只是會痛一下吧?正要落下的時候,身旁拂過一陣風,從前方傳來了武器碰撞的聲音,他抬起頭來看向前方,一個人擋住了斧頭,那個人手上拿的武器發出冷冽的紫光,刀刃上印著幾個看不懂的文字,而她那看起來輕輕一拗就斷的鐮刀居然能夠擋下這攻擊,最令人吃驚的是,她一個看起來瘦弱的少女居然能接下這攻擊,她究竟是什麼人?

  少女一用力,推開了斧頭,鐮刀順著劃出去,形成了一個美麗的紫光弧形,接著她武器一舉高,朝魔怪砍了下去,刀痕從胸口連到腰部,深深的一個紅印就這麼出現在牠的身上,濃稠的紅色鮮血灑出,魔怪倒下後,少年看到前方也都是倒下的魔怪,雖然血淋淋的一片,卻令他感到十分的放鬆。

  「你沒事吧?」

  少女轉過身,嫌惡的甩掉刀刃上的血。

  少年微微的點了頭,回答了少女的問題,但因自己身上也有傷口,一不小心扯到就裂的嚴重,血流過多以至於自己有些頭暈。

  「啊,你怎麼……」

  之後她說了什麼他完全不知道,因為他已經暈過去了,但他唯一記得的是,少女那紫色的頭髮和墨綠色的焦慮雙眸。

 

  「少年、少年?」

  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回想,他回過神來,看到眼前正站個一名男人。

  「你好,初次見面,我是阿莫斯,那請問該如何稱呼你呢?」

  「……卡滋。」

  「話說,你應該不知道這是哪吧?」

  對於阿莫斯的問話,卡滋理所當然不知,他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於是他輕輕的搖頭。

  「這裡是聖徽城,至於你為什麼在這裡,說來不知道你信不信,你可是睡了百年呢。」

  「百年?那我……?」

  卡滋看向一旁的鏡子,自己的容貌明明沒有變,為什麼是過了百年呢?

  「當時的主教也不相信呢,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。」

*          *          *          *

  百年前,在聖徽城中的靈魂守護精靈旁,來了兩位魔力相當高強的人,說都是人半對半錯,應該說一名鼠人和一名人類,而兩人手上拿的皆是由自己打造、別人沒見過的武器,再加上魔力相當高,讓人感到警戒。

  而除了她們外,她們身旁還有兩名被簡單包紮但出血量卻相當恐怖的少年,兩名少年的頭髮都是金色的,但上面卻沾著血,還有些凝結的血塊,而臉色都十分的慘白,讓人不敢想像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事,但因為現在聖徽城遭到魔怪入侵,許多人忙著守護聖徽城,因此沒人多看一眼。

  在一旁的少女急忙喚出羊駝,而鼠人則不斷地用治療術和生命治癒維持兩人的性命。

  當羊駝出現後,少女立刻將兩人放上羊駝,放穩了之後一人一鼠急忙的奔往主教的據點那去了。

  主教才剛看到兩個出血量多到不行的兩少年,嚇得臉都青了,一直像神祈禱著保佑這兩名少年。

  『找個地方藏住他們,我要救他們。』

  鼠人的語調不慌不忙的,顯出了她有十足的把握,柔和又不帶緊張的聲音讓主教緊張的心情緩和下來,主教帶往兩人進入一個小房間,而進入房內後,少女用輕又快速、不會動到傷口的速度將兩少年放在地上,而一旁的鼠人在放下的同時,唸起了從來沒有人聽過的咒語,隨著咒語的想起,地上也出現了圈住了兩少年的魔法陣,隱隱約約散發出白光。

  咒語結束後,地上發出木頭斷裂的聲響,一個可以包住人的巨大藍水晶就這麼的抱住了兩少年,一旁的主教看的目瞪口呆的同時,鼠人及少女同時對主教微笑著。

  『這樣就行了。』

  鼠人柔和的聲音再度響起,向房外走去。

  『先走了。』

  少女牽上了羊駝,跟著鼠人一起離開。

  『稍等,妳們要去哪?』

  『做我們該做的事。』

  兩名奇人留下了這一句,就再也沒有人見到她們了。

  之後就聽說有兩位魔力高強的「勇者」各拿著大家沒見過的自製武器向魔怪殺去,三兩下就解決了,而且又跑去魔怪王的領地砍殺怪物,就了那些被魔怪群逼向局路的士兵,有人說看見她們手腕上方一點有個王冠的公會標記,她們的名字無人不曉,她們的行為無人不知,就算魔怪王被殺了之後魔怪群大暴動,主教也還是很尊敬那兩位「勇者」。

*          *          *          *

  阿莫斯說完,望向呆住的卡滋和卡維,他們肯定不知道這件事,因為當時他們已經昏去了,只有卡滋知道誰救了自己。

  「既然你醒了,去見見主教吧!他很關心你的,在他當上主教後天天來。」

  他只指出了位置,就讓他自己去了,而弟弟呢?則是被阿莫斯留下問著百年前的世界如何。

  卡滋走在聖徽城內,剛好看見有人在打鬥,他不想多看,想說快點離開快點去見主教,好死不死的一顆火球居然高速的飛來,讓他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,但就在要接受命運的時候有一股冰冷的氣息襲來,一個寒冰護盾擋住了自己。

  卡滋嚇到腿軟,而施咒者,一名鼠人跑了過來,擔心的看向自己。

  「你沒事吧?」

  「嗯,沒事。」

  雖然鼠人的聲音十分柔和,讓他很震驚,但更震驚的是遠處傳來爭吵聲的地方,那熟悉的背影和面孔就在不遠處和別人爭吵著。

  「你眼凸嗎?有人在那還亂發火球想砸死誰啊?」

  說話好粗魯的一個女孩……這是眾人的想法。

  「我又不知道,不過如果是妳,妳就會注意嗎?」

  「當然會!不過你現在這說法就是在說你沒有錯嗎?」

  「我又有什麼錯了?」

  「當然啊!白癡!」

  「怎樣,想打架?」

  「來就來,誰怕妳,別以為妳女的我就會手下留情!」

  「我看會是你求我手下留情唷?」

  兩人互相怒目,感覺中間都有電流在中間互相碰擊,發出戰帖的男子和接受戰帖的少女各向後退,而在男子低聲唸咒時,少女腳一踏,已經到了男子面前。

  「唸咒太慢了。」

  少女諷刺的說了笑了一下,用刀柄的部分撞了男子的肚子,使他停止施咒,悶哼一聲,痛的坐在地上,而少女將刀刃對準了男子的脖子,淺淺的笑著。

  「分出勝負囉。」

  她收回武器,走向坐在地上的卡滋,被打敗的男子憤怒地站起來,咒罵了一聲和之前在和他對戰的男生離開了這裡。

  一道微風輕拂而過,吹過少女的時候,還不忘吹起她的袖子,在那袖子底下,是一個王冠形狀的公會標記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後話:

打這篇感覺打得比第一章還要累,明明寫在本子上的時候頁數比第一章少的說

去開word字數統計時,不含空白,但有加標點符號的話是五千多個字,好像有114行字,一行字至少會有3~4個標點符號,那麼我打的字數應該有4000多個,耶我真的進步了,沒想到我聖境的文居然能打到這種字數我棒棒

寫到第三章了,可是我大概下禮拜才會貼,或是下下或是下下下,慢慢打嘛,因為真的好累,而且快段考了,要讀書了

話說最近心情超鬱悶的,不知道為什麼吶,希望能好一點

創作者介紹

寬廣的天「空」,「寧」靜的心。

空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璃月❃晨光
  • 「原來你們那麼老了?」這句瞬間戳中我笑穴wwwwwwwwwwwww
    空寧醬辛苦惹
    內容好豐富啊,有種想把自己文章全部刪掉重寫的瘋狂想法
  • 那句話好笑嗎XD
    其實我一直努力想寫得好笑,但自己不管怎麼看,就是覺得很無趣ˊwˋ
    謝謝wwww
    不,小璃寫得很好OAO

    空寧 於 2013/04/29 21:0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