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不喜勿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陽光灑在臉上,輕拍著臉龐,好似要叫我誰起來一樣。

唔……這裡是哪裡?褐髮的女孩坐了起來,揉著疼痛的頭,頭上的黑色耳朵十分引人注目。

沒見過的地方……但,我是誰?她看了四周,發現有許多人看著自己並指指點點的在討論。

盯著他們看,突然從樹上跳下了一位同樣有著貓耳朵和尾巴的金髮女子走過來,「妳沒事吧?」,她溫柔的說著,但卻又向身後的人群看,而那些人全都用厭惡的表情看著我們。

「我沒事。」褐髮的女孩對那位金髮女子笑著,但眼神瞄到金髮女子的身後,表情卻又沉了下來,「但為什麼他們的表情看起來那麼討厭我們?」

那位金髮女子沉默了一下,「因為我們不是人類。」

「不是人類有錯嗎?」褐髮的女孩撇了嘴,不滿的皺著眉頭。

金髮的女子笑著搖頭,「他們不歡迎妖怪,但我們卻是妖怪而不是人類,所以必須離開這裡。」

褐髮的女子站了起來,怒瞪後面的民眾,他們雖然嚇到,卻又紛紛怒吼著,「死妖怪!滾啦!」

當聽完這句後,那位金髮女子向一旁的樹林走著,「走吧!」

時間不長不短沒有很久,兩人來到了一個洞口前,「妳知道妳的名字嗎?」

對於金髮女子的問話,她只是回想著,但想到一半就會頭痛,「我不知道,只要一回想,頭就會痛。」

「因為頭部撞到了嗎……」對方低語,引來褐髮女孩的注意,但她只是笑著帶過,「那麼我就叫妳『寧』吧。」

「好呀。」褐髮女孩陽光地笑著,「那妳的名字呢?」

「米亞。」她回答表情是苦笑著,「名字很像寵物吧?」

「不會,為什麼這麼問?」寧皺起眉頭,「那是妳的名字,每個人的名字都很特殊,沒有什麼好笑不好笑的。」

米亞一愣,「不管有沒有失憶,妳都不會有任何改變呢。」她輕輕地笑著,「好了,走吧,我有個地方要帶妳去。」她站了起來,繼續往樹林裡走,而寧只是沒有疑惑地跟著走。

她們在路上會看到許多花花草草,還有些果實,寧每次看到香菇就會停下來,嚷嚷著要拔起來煮,就算有毒也是。

後來夜晚降臨,兩人也停下了腳步。

「今天就暫時先睡這裡吧?」米亞說著,一邊指著樹陰下,寧點頭代表好。

「那邊似乎有個溫泉,可以泡澡,我先找食物,妳先去去吧。」

寧走向米亞說的地方,雖然一開始還很疑惑是不是真的有,但後來還真的有看到。

脫下衣服,她進入水中,除了頭以外的地方泡浸溫泉裡,享受的閉上眼睛,但突然的她感覺到後面有視線,立馬向後轉,「誰!」但並無人回答。

她拿起米亞準備給她的浴巾,把身體包起來後走向後方的草叢,草叢發出了聲音,一個男孩倒在她的肩膀上,她輕呼了一聲。

男孩突然睜開眼睛,像是感覺到食物一般,嗅了寧的肩膀,用舌頭舔了一下。

寧驚嚇到了,把他推開,用手碰著被舔的地方,臉紅的跟蘋果一樣。

「寧……」他眼神看起來很沒精神,嘴巴的兩顆尖牙若隱若現。

「你是誰?」

「呃、咦?」他被寧的吼聲叫回來,看向寧時十分的驚慌,「我、我……對不起!」

「呃,沒關係。」沒想到他會有這個反應,寧輕笑了一聲。

他先是用種懷念又痛苦的眼神看著寧,才又驚覺一件事,然後臉紅把頭轉開。

「怎麼了?」對於他那種反應,寧十分的疑惑。

「妳……包著浴巾。」

他說完,寧又臉紅了起來,「變態!不准看!」

「我、我才沒看!」

「你明明就往這裡偷瞄了!」

*          *          *          *

「所以,他是突然出現在那的?」米亞看向那金棕色頭髮,還有幾處是特別挑染,有著琥珀色眼珠的男孩。

「沒錯。」把剛剛十分令人害羞的過程講出來的寧,眼神飄向旁邊的他。

「不殺掉?」

「不殺。」

「他是吸血鬼,隨時有可能吸妳的血。」

「……他會克制的。」

「等到沒血時,他就會失去理智了。」

米亞說的話,令寧怔住了,她沉默了很久,男孩見她很苦惱的樣子,自己站了起來。

「我離開。」

「不用,」寧發現他站了起來,立刻拉住他,然後望向米亞,「他想吸就給他吸。」

「每次都是這樣。」米亞嘆了一口氣,「好吧。」

每次?為什麼說了每次?寧很疑惑,卻沒有提問,「太好了,你可以留下了。」

「謝謝。」

米亞望向兩人,雖然明明已經決定好了,還是笑了一下。

兩人不可分離呢。她站起來走向溫泉那去。

「我的名字是金雀尾,妳呢?」

「寧。」

「妳們要去哪?」

「不知道……」寧「嘿嘿」兩聲,「她說要帶我去某個地方,我雖然不知道要去哪,卻很信任她。」

「這樣啊。」

氣氛沉默了下來,兩人靜靜地互望,金雀尾看相寧的表情,總是懷念又痛苦的。

「那個、你要吸血嗎?」寧打破了沉默,金雀尾呆住,但又感謝的笑了一下。

他的嘴唇貼近了寧的脖子,習慣性地先伸出舌頭舔了一下,兩顆比其他牙齒還要尖銳的犬齒陷入了她的皮膚裡,她感覺到有血被吸走的感覺。

原來被吸血這麼的舒服嗎?

吸完血的金雀尾離開了寧的脖子,看到她臉紅著看著自己,忍不住吻上了她的唇,奇怪的是,寧毫無反抗,居然還有種懷念的感覺的閉上眼睛。

當米亞從溫泉那邊走回來時,看到這個場景,立刻躲到樹後面,擺出了「我什麼都沒看到」的樣子。

傍晚,米亞靠著火堆另一頭的樹睡覺,寧則靠著這一頭的樹睡,而金雀尾躺在她的腳上。

隔天,米亞拿給我一個斗篷,說要去村莊裡,叫寧把耳朵和尾巴遮住,然後她自己也披上一件斗篷,因為金雀尾本來就沒有耳朵和尾巴,又可以在白天行動,因此不需要斗篷。

「這裡就是百瞱村。」米亞一邊走著一邊解說著,「現在我要去雜貨店買可治療的藥品,你們先去逛吧。」她笑著,然後離開,留下他們倆。

「那我們要去哪呢?」寧轉向金雀尾,笑著,結果因為他那帥氣的樣子,導致許多女孩圍著他,把她擠開來。

「欸欸,你是哪裡來的?」「好帥喔,是從萬華村來的嗎?」「哇哇……」許多女孩從口裡唸出這些,而金雀尾只是苦笑著,不知該如何拒絕。

寧直接走進女孩群裡,將金雀尾拉出來,有個女孩不滿的吵著,「欸,妳幹麻?」

寧怒目著那女生,「幹麻?妳覺得我在做什麼?」

那女孩瞪著我,「妳又有時麼資格把他帶走?」

「資格?」寧哼了一聲,說完我吻上金雀尾的唇,而他的臉紅了起來。

一旁的女孩只是傻愣,我瞪像那她們,要把金雀尾拉走,而剛剛發言的女生的本來要拉住我的手,只拉到斗篷,但斗篷就這麼地被扯掉了,她們看到我的耳朵和尾巴時大叫,「妖怪!」

後來有一群男人聽到聲音,往這裡看,看到我時紛紛拿出武器,「妖怪!一定是從妖怪森林來的!」

有人把長矛丟過來,而寧急忙的跳開,手臂卻被劃到,濃濃的鮮血從傷口處流出,她不管傷口,直接拉著金雀尾離開,當米亞看見他們時,追了上來。

「怎麼了?」

「被發現了!」

三人急急忙忙的跑離百瞱村,進入森林裡。

進入森林後,三人躲到草叢裡,聽不遠處有人的聲音,「快點,聽說抓到有重賞!」

「在那邊!」突然感覺到他們往我們這裡看,三人們屏息著,祈禱別被發現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後話:

此為新版,本人因為回去看了舊文章,發現劇情有點矛盾,所以才急急忙忙的更改,本來要打在本來的文章那,但想說「豪吧!就當新版吧!」所以就這樣了

劇情發展得很快不要打我,因為我實在沒有想法,失去靈感ˊwˋ

長度似乎比以前的長一點

創作者介紹

寬廣的天「空」,「寧」靜的心。

空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