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希望你們遵守一下=口=
不准耍ㄆㄏ
禁止使用注音文(例如:我ㄉ,好ㄇ),不過像是一些廣用的或是髒話就行(例如我剛剛第一項的「ㄆㄏ」,「ㄎㄅ」,「ㄍㄋㄋ」)
希望你們別在這裡吵架

然後歡迎到我和小璃共同寫作的部落格來看看:
http://kuronekotamasii.pixnet.net/blog

 ※不喜勿看

※此和遊戲內容不相符合,如有冒犯請見諒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當其他人看見在G手上的公會標記,以為是看錯了,但是距離較近的人卻十分的確信。

  「是『王牌』?」

  「他們沒有消失!」

  在大家吵鬧的同時,G和琉璃兩人在極短的時間內召喚出羊駝,拉起地上的少年,丟了顆閃光彈,大家眼花完後,才發現人早已不見了,但又喧嘩了起來。

  「你真好,能夠被『勇者』打到。」(這人有被虐傾向嗎?)

  逃跑的三人--正確來說是逃跑的兩人和一個被帶走的一人,來到了阿莫斯那,看見絳月和嘎咑還有一位不認識的金色微捲短髮....少女或少年。

  「哥哥!」

  不知是男是女的聲音從那名不知性別的人口中出現,他跑上前來,拉了被她們帶上的少年。

  「啊,抱歉,剛剛場面太亂,不小心帶上了。」

  亂的只有妳們吧?

  「G姊姊、琉璃姊姊!」

  嘎咑看到她們,立刻衝了上去,往G身上撲,而G則輕鬆地接住了嘎咑,轉了個圈,這畫面顯得很溫馨(?),看起來就像母子在嬉鬧。

  後面的絳月完全不向嘎咑那樣亂衝,而是小跑步的跑來。

  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

  「啊,就是……」

  琉璃簡單地描述了剛剛發生的事,得來阿莫斯大笑的聲音。

  「兩位『勇者』不只名聲廣大,連出場方式也很廣大呀!」

  「別笑我們了,誰知道會被發現呢?」

  琉璃無奈的笑了一下,而G放下抱著的嘎咑,原本嬉鬧的表情變得正經,而臉上慢慢浮現一個令人看了發寒的笑容。

  「我們這幾年來一直隱藏自己來看他,就是在等待他們醒來,看他們是否平安無事,結果如果我們沒有來,該不會在見到他們和我們聊天之前,看到的卻是他們的屍體?」

  阿莫斯只是驚嚇的笑著「呵呵」兩聲。

  G哼了一聲,看向被帶來的少年,臉微微湊近的笑著。

  「還記得我嗎?」

  由於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到女生,少年的臉上泛起了一小片的緋紅,目光微微轉開。

  「嗯,記得。」

  「呀,太好了,還好你們都沒事。」

  G放鬆的嘆了一口氣。

  「關於你們隊友的事,你們應該早就知道了,我很抱歉,沒能救到他們。」

  「不,沒關係。如果我也能夠保護他們的話就好了。」

  想起自己隊友躺在血泊中,他就感到自責,他認為這都是他自己的責任。

  「你覺得這是你的責任嗎?他們會保護他們自己,而你們遇上的是高等的魔怪,沒能打贏其實是正常的。以你的能力,能保護到弟弟已經很厲害了。」

  「弟弟?」

  正在梳理羊駝的毛的琉璃停下動作,疑惑的看向那自己已經認定為女生的金髮少女,不,少年,雖然聲音聽不出來是男是女,但臉蛋看起來卻十分像女生,不過在那年紀通常會有一點胸部,但他沒有。

  「我以為是女的呢。」

  超震撼的一句話呀,看到沒,那妹...弟弟正尖叫著抗議呢,嗯,感覺快噴火了。

  「啊,我的名字是卡滋,他是弟弟卡維。」

  看這個哥哥無視於弟弟,簡單的介紹,看來很常發生把卡維誤認成女生的事情。

  「話說回來,為什麼要特意隱藏自己的身分呢?」

  明明有很多人當了大英雄後不會隱藏自己,雖然大多是為了錢財,但也有是為了幫助民眾而出現的。

  「欸?」

  琉璃頓了一下。

  「為什麼突然問?好奇嗎?」

  「嗯,因為好奇。」

  琉璃望向G,意識要她講,而G笑了一下,望著天空。

  「要說呢,其實也很久了,在討罰完魔怪王後回來的事了。」

*          *          *          *

  回來時,看到聖徽城一片血,還有幾隻魔怪在啃食屍體,兩人簡直是嚇壞了,也十分憤怒,一口氣殺了在聖徽城裡的魔怪,有些被兩人嚇到逃離了聖徽城,有些卻已經成了屍體飄在海上或倒在街上。

  兩人看到了一個身影跑過,往那邊跑去,那小孩正顫抖的看著她們。

  「可怕的東西爬了上來,他們亂跑,甚至是亂殺人,大家都忙著逃跑、抵抗,但是完全沒有顧到我的奶奶,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奶奶被殺掉....」

  小女孩的聲音十分顫抖,她開始哭泣,琉璃安慰她,繼續問著結果。

  「後來我們看到一個櫻桃色的頭髮的姊姊,她帶著大家到教堂那裡去了。」

  聽完小女孩說的,兩人帶著小女孩往教堂那裡去,看到的是大家互相幫忙治療,有人斷了手,有人斷了腳,有人已經呈現冰冷狀態了。

  「G,琉璃。」

  那聲音很熟悉,站在她們面前的是有著櫻花色及肩長髮的女孩,頭微微低著。

  「從妳們擊敗魔怪王後,魔怪群大暴動,我太晚趕到,不然的話也就能救回幾個人了...對不起。」

  「不,做為本來就有保護民眾的義務的我,才該做到,但我失職了,錯的人應該是我。」

  G說著,低頭著頭手摸向隨意纏繞在手上、滲血的繃帶,如果能夠再努力一點就好了。

  「明明答應好的卻沒做到,我已經沒有臉見他們,對不起,但剩下的拜託妳了。」

  說話的是琉璃,她的毛上有著已凝結的血塊,手上的法杖握的死緊。她轉過身,咒語一唸,消失在另外兩人的眼前。

  「我也拜託妳了,這是我第一次拜託妳,希望妳能幫忙,對不起了...姊姊。」

  G緩緩抬起頭,臉上有幾行淚流下,看來她認為這次的事情都是自己的錯,而她稱姊姊的人輕輕擦掉她的眼淚。

  「希望我的幫忙會有用,好好休息吧。」

  得到這句話的G,放鬆了下來,同樣唸了咒語,消失在她的姊姊面前。

  對於「勇者」為何突然消失,當然還是沒有被問出來,而人們只能夠當成了故事,繼續流傳下去。

*          *          *          *          *

  「以上。」

  G說完了經歷後,看著卡滋,看來她和琉璃都不想回憶那段經歷,琉璃沉默著,G只是淡淡的苦笑。

  「那現在呢?」

  基於本來就很白目的個性,嘎咑提了問題。

  「已經決定好不保護了,已經交給了姊姊。」

  「那我們還要保護嗎?」

  難得一次又正經但感覺卻白目的問題從嘎咑的嘴裡講出,而眼神就是認真。

  「為什麼問……」

  「還要保護嗎?」

  「我和琉璃大概不了,你們就……」

  「那我們也不要了。」

  G的話被打斷,明明就很聰明又乖巧的絳月突然說出了這種話,不讓人吃驚也難怪。

  「絳月,如果你們不保護他們,那要看著他們去死嗎?」

  琉璃望向絳月,其實她也很吃驚絳月的反應,本來以為她會接下這個任務,但卻沒有。

  「萬萬不可呀!請三思!」

  這句突然衝出來的驚恐叫聲,是出於阿莫斯。

  「但你們也不是說十分弱呀,應該還是可以的。」

  「不行呀!我們還沒到那種程度!」

  「靠自己囉,有人說『靠別人不如靠自己』。」

  「那是你說的吧?」

  「我也是人啊,有人也可以指我。」

  「但自己沒能力當然靠別人,你就說句『放心交給我吧』也可以讓我們放心啊。」

  「欸?好麻煩唷。」

  聽阿莫斯和嘎咑的對話,很令人發笑又令人不知道該說,有太多吐嘈點了。

  「重點是你們是認真的不要保護了?」

  琉璃望向絳月和嘎咑,卻見他們認真的點頭。

  「G姊姊如同我的媽媽,而媽媽不想做,也不能強求小孩去做吧?」

  嘎咑的一番話使G沉了下來,但她並沒有反駁第一句,默認了嗎?

  「我也同意嘎咑的話,如果師父做不到,就不該強求弟子去做。」

  絳月點了頭同意嘎咑的話,琉璃也跟著沉默了下來。

  阿莫斯看著安靜的場合,嘆了一口氣。

  「現在的魔怪能力更高了,光憑軍隊根本不可能抵抗住。」

  突然出現的話,使兩位正沉默的人頓了一下。

  這很難決定,一方面不希望再跟之前一樣,一方面卻明明決定好了,已經不想再去做就是不做,那到底要怎麼做呢?

  「因為怕發生和之前一樣的事,所以丟給新生來做嗎?不要笑死人了,自己的責任自己擔!」

  指責的話傳出,大家看向說話的主人,卡滋眉頭成了川字,手交叉在胸口。

  「這就是救了我們的人嗎?逃避責任?」

  十分的有打擊的效果,因為兩人的臉色都有些變化。

  「逃避責任啊,原來是這樣啊。」

  G抬起頭來看向天空,陽光照射下來,因為是冬天而特別暖活。

  「再給我幾天的時間,我相信我能想好的,到時候會再來。」

  琉璃抬起頭看向阿莫斯,而得到這樣的答案的阿莫斯鬆了一口氣,放心了。

  「啊,那你們等等怎麼離開呢?」

  「對吼,還有那一群正在尋找我們的人。」

  「換裝如何?我們這裡的置物箱裡有女將軍袍。」

  阿莫斯指向裡面的房間。

  「反正都是用不到的,拿去穿吧。」

  「感謝哦哦。」

  G向房間走去,而不知道為何嘎咑跟在身後。

  「不准看你老媽我換衣服。」

  她在關門前把嘎咑推開才關上門,順便鎖了起來。

  原來妳早就承認妳是嘎咑的媽媽了呀,有這樣的小孩必定很辛苦的啊,辛苦妳了。

  換完衣服的G走了出來,還順便帶上了墨鏡,看到琉璃後想了一下,走過去把她拉進房間裡,沒過多久,裡頭傳來了東西被砸壞的聲音,但又突然安靜了下來,門被打開,出來的是臉上十分陰沉的琉璃,往裡面看還會看到有一件學生制服被火燒著,而且還是女學生的制服,可知那是裙子。

  G默默地往外走,拿出了一袋錢交給阿莫斯。

  「物品損壞賠償金。」

  到底是損壞的多嚴重?那袋錢看起來好重啊。

  幾人好奇地往裡面看。

  慘、不、忍、睹。

  「走了。」

  陰沉的琉璃陰沉地說著,自顧自地走著,幾人只好默默的跟上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後話:

這章拖了很久才丟上來啊,這篇我想了很久,關於「什麼原因放棄了保護?」這點令我十分的苦惱,真有一種「乾我幹嘛把劇情打成這樣」的想法

而故事的部分了,跟我寫在本子上的故事內容完全不一樣

本子上:被人民唾棄,說什麼魔怪暴動他們太晚回來所以被罵

電腦上:自己害怕,自己心理作祟(?)

嘛,我覺得本子上的怪怪的所以改了,但改完還是怪啊(掩面)只好這樣了ffd959db7b482b075e9d194c83709d1c_w48_h19  

寫到第五章,我突然有種感覺:該不會第六或第七就完結了吧ba978d90e5abe51b86484bf722e8b1db_w48_h46 

好吧,到那個時候只好默認了08957531b38633261fb722d411986cb1_w48_h19   

創作者介紹

寬廣的天「空」,「寧」靜的心。

空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璃月❃晨光
  • 為什麼看到陰沉的自己我笑了(?
    然後我家冰琉璃無腦的說出「我以為是女的呢」這句話我什麼我突然有種她好天然的感覺wwwwwwwwwwwww
    話說最後被燒掉的女學生制服,該不會是要我家冰琉璃穿上吧www(爆笑

    是說錯字
    「而G放下抱著的嘎咑,原本嬉鬧的表情變得『政』經」
    「看這個哥哥無視於弟弟,簡單的介紹,看來很常發生把卡『為』誤認成女生的事情。」
    「到底是損壞的多嚴重?那袋錢看起來好『種』啊。」
  • 用力地笑吧wwwwwwww(等)
    因為弟弟君真的很像妹妹醬(?)
    對啊wwwwwwwwww(?)

    欸欸我錯字好多連我看了都在笑ˊ_>ˋ(?)

    空寧 於 2013/06/18 06:58 回覆

  • 璃月❃晨光
  • wwwwwwwwwwwwww
    他本人一定超哀怨wwwwwwwwwwww
    難怪我家冰琉璃爆發了,她穿裙子......XDDDDDDDDDDDDDDDDDDDDDD(笑到岔氣
    話說偽裝的話,我有個好主意www
    讓冰琉璃轉職巫醫變成黑豹就ok了www

    為什麼看到錯字在笑OAO
  • 璃月❃晨光
  • 是說啊我突然想到
    G的年齡已經不是媽媽了吧wwwwwwwwwwwwww(炸(別這樣
  • 欸欸,這麼說來好像是這樣(乾)

    空寧 於 2013/06/19 22:12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